斯蒂斯 / 全部文章 / 正文

沈阳财政局中国长期连圆珠笔头都造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华章财经

by admin on 2018-02-07

中国长期连圆珠笔头都造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华章财经


作者:市井财经专栏作家 叶克飞
来源:市井财经(yigejubaopen)
有一年在匈牙利旅行,在酒店住客确认单上签名后,将手中圆珠笔还给酒店前台。
他接过圆珠笔,笑呵呵说了句“We invented it”,我愣了愣,才发现自己学到一个冷知识——圆珠笔是匈牙利人发明的。
地理上的小国匈牙利,可是名副其实的发明大国、创新大国。
匈牙利人曾15次获得诺贝尔奖,以人口比例计算仅次于犹太人。
安全火柴、维他命C、有声电影、电表、苏打水、无针注射器、电话交换中心、镇静剂、自动咖啡机、BASIC语言、变压器……这些或多或少改变历史的东西,都是匈牙利人或匈牙利裔的发现与发明。
当然,匈牙利人最引以为荣的发明是魔方。
匈牙利人发明的圆珠笔,也曾成为中国制造的拷问。
2016年,李总理曾在一次会议上说:“我们还不具备生产模具钢的能力,包括圆珠笔头上的‘圆珠’,目前仍然需要进口。这都需要调整结构。”
一时间,“圆珠笔之问”成了热门话题。
那么,小小圆珠笔到底有什么大历史补牙缝,又有什么高科技含量?中国到底能不能造出圆珠笔的笔珠?
圆珠笔的发明
早在1888年,圆珠笔就有了雏形,一位名叫约翰·劳德的美国记者设计出一款利用滚珠作笔尖的笔,但仅仅是自娱自乐,无论技术还是耐用性,都不足以支撑量产。
之后,英国人和德国人都设计过类似圆珠笔的新型笔,但同样品质极差,自己都用不了几天,更别说量产了。
发明真正意义上之圆珠笔的人测孕纸准吗,是一位名叫拉迪斯洛·比罗的匈牙利记者。也有一说,指比罗是一名校对。

拉迪斯洛·比罗
不过不管到底是何职业,比罗都是文字工作者,因此对传统钢笔的不够便利深有认识。
让他灵机一现的也与职业有关——报社要印报纸,印报纸要用油墨,油墨让比罗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几乎瞬间干燥且不会留下污迹的油墨,能不能代替传统的墨汁呢?能不能有一种新的书写工具,能够利用类似这种油墨的新型墨水呢?
经过试验后,他发现以细钢管装满油墨后,可以写出抹不掉的字迹,油墨也不易溢出。
可是相比钢笔墨水,快干油墨太粘稠了,很容易堵塞笔尖,而且因为流出不够均匀,字也忽粗忽细。
所以,他想出了圆珠笔最重要的那个环节——在装有墨水的笔管末端装上能够旋转的小金属球,一方面能够防止墨水遇空气变干,另一方面通过压感,使得墨水可以通过可控且平均的速率流出。
1943年6月,比罗和兄弟格奥尔格(一位化学家)向欧洲专利局申请新专利,生产了第一种可以量产并商品化的圆珠笔——Biro圆珠笔。

早期圆珠笔的笔尖
圆珠笔的最初使用者是军队
有这么一个说法:人类的伟大发明往往首先用于军事领域,然后由军用转民用,渐渐普及,电子计算机、GPS都是典型,小小圆珠笔居然也走了这条路。
比罗在拥有圆珠笔专利权后,将使用权卖给了英国政府。
英国政府买这玩意儿,主要是为了给皇家空军的机组人员使用。
这是因为圆珠笔不但比传统钢笔更结实耐用,还能在低压高空中使用,不像钢笔那样一到高空就溢出墨水。
二战期间,圆珠笔在英军系统中也出力不少。
有意思的是,多年之后,在圆珠笔技术已趋成熟的六十年代,圆珠笔的一个重要分支诞生了,并且也首先用于国家军备竞赛,它便是太空笔。
太空笔就是加压圆珠笔,笔芯内进行加压,墨水也是特殊的粘性墨水苗纤淑。
要使粘稠墨水变为液体,圆珠必须旋转,从而使得圆珠笔在大多数物体表面甚至在水下都能够流畅书写。
普通圆珠笔依靠重力供给墨水,并在笔芯上方有一个开口,使得空气能够替代用去的墨水。
太空笔则没有小孔,避免了墨水的蒸发和浪费,也避免了墨水从笔芯后面泄漏。太空笔的使用寿命可长达100年,相比之下,普通圆珠笔即使放着不用,保存期也不长。
因为太空笔的书写特性,因此成为上世纪60年代“太空竞赛”的一分子。在登月等载人太空飞行中,美国宇航员均使用了太空笔,苏联人当然也不会落后,当他们前往太空时,同样带着太空笔。

早期圆珠笔
第一批商业性圆珠笔居然卖10美元一支
在二战中被普遍应用后,圆珠笔成功转向商业领域。1945年,美国人米尔顿·雷诺推出新型圆珠笔,并首次成功投入商业生产。
这种圆珠笔用小圆珠将浓度很大的明胶型墨水释放到纸上,并号称“第一支能在水下书写的笔”。
这种笔售价极其昂贵,居然每支售价10美元,而雷诺居然一下子卖出了一万支。
有人赚了第一桶金,就有人想着如何降低成本。
很快,第一支廉价圆珠笔便诞生了,法国人马塞尔·比希开发了一个制造圆珠笔的工业流程,大大降低了成本。
1949年,他正式在欧洲推出这款圆珠笔。取名为“BIC”绿水蚺,即其名字的简拼——如今,BIC已是全球第二大制笔企业。
十年后,BIC公司第一次将圆珠笔销往美国市场,尽管此时美国已有多款圆珠笔在市面上销售,消费者对来自法国的新产品并不买账,但BIC公司利用电视这一新媒体大做宣传,并以29美分的超低价格销售。
当年BIC的电视广告也算创意之作,圆珠笔会从步枪中射出,会绑在溜冰鞋上,会安装在电钻上……笔的价格也在竞争中大幅下降,一年内就降到10美分以下,相比最早的10美元一支,跌幅百倍。
圆珠笔在日本也经历了一次重要变革。
早期的日本圆珠笔沈阳财政局,曾在笔芯里填装干油墨,足够可以书写两万个字,相当耐用。
但后来人们发现,能写得多也未必是好事,因为越用到后来,钢珠与钢圆管之间的空隙就会越大,油墨很容易从缝隙中漏出来。
于是,日本一个小企业主想出了一招:把笔芯做短,少装一些油墨,写一万多字就可用完,笔芯漏油的问题自然解决。
他还申请专利,专门生产短圆珠笔芯和圆珠笔。
中国圆珠笔史
有些人可能会留意到,家里的老人(尤其是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出生的)往往称圆珠笔为原子笔。
这名字可是绝对的中国特色力证武道,二战后,圆珠笔传入国内,精明商人利用抗战热血大做宣传,借原子弹余威将之称为“原子笔”。

丰华圆珠笔和丰华圆珠笔厂旧址(右)
1948年,中国第一支国产圆珠笔在上海丰华圆珠笔厂诞生。
1949年后,上海制笔业经历了一系列改造和整合,一部分笔厂迁至天津、广州、厦门、苏州、杭州、宁波、南京、武汉和新乡等地。
1952年开始,陆续对关勒铭金笔厂、华孚金笔厂、金星自来水笔制造厂、博士笔厂、绿宝金笔厂、金联金笔厂、大同英雄金笔厂和中国文士金笔厂等民国时代的笔厂进行各种合并,并实行公私合营。
由于各笔厂初期使用的是油酸油墨,这种油墨易渗化、不耐晒,质量不过关,以至于1962年国家档案局明文规定不准用圆珠笔签字和记录重要文件。
不过,制笔业在研发领域还是有些亮点,1959年玻璃窗的爱,文士笔厂开发出弯头圆珠笔,采用钢笔型倒插式,钢珠精度细,贮墨量多,定名为上海牌。
之后又研制出329型、330型弯头笔,远销东欧,捷克斯洛伐克曾将之指定为学生专用笔。
1959年,丰华笔厂推出92型圆珠笔,十分畅销。
丰华牌500圆珠笔则在握笔处有凹凸图纹的橡皮捏手,这种设置至今仍可在许多圆珠笔上见到。
1962年,上海研制了不易渗化的“432”快干蓝油墨,同时选用了新球珠材料,解决了球珠不耐腐蚀、油墨不耐晒、易渗化和书写不流畅等问题。
上世纪70年代,一代神笔诞生,它便是1972年开发的丰华牌110型高级圆珠笔。
笔杆和笔套均是不锈钢,表面进行镀铬打细砂处理,笔芯是金属大笔芯,1973年投入生产。
1979年开发的英雄牌400型高级圆珠笔也堪称神笔。
上世纪80年代开发出的丰华92C型高级圆珠笔,据说质量已经堪比日本斑马牌。
英雄厂还根据国际市场变化,于1988年、1989年先后开发出以博士老牌款式的博士牌90型、50型、259型圆珠笔。
但随着岁月变迁,虽然中国目前已是圆珠笔产量第一大国,但当年的老字号如今多已不存。
始创于1948年的丰华,1992年改制为上市股份公司,上市时是我国圆珠笔行业规模最大、经济效益最好的企业,圆珠笔产量占国内圆珠笔总产量的60%,出口量占全国圆珠笔出口总量的80%以上,年销售额达2亿元。
但后来随着业务萎缩,几番折腾后仍然没有起色,尤其是2000年的第二次重组,不但制笔业务进一步萎缩,连新置换的涂料业务也迅速下滑,加上新重组方因置换涂料业务套走数亿元,企业基本面变得异常糟糕。
2005年,丰华工厂进入半停滞状态。2006年,公司变身房地产企业,原本残留的零星制笔业务彻底“清盘”,丰华圆珠笔有限公司注销,仅保留丰华品牌。
制笔之惑
其实,早在李总理的“圆珠笔之问”之前,就曾有人关注过这一问题。
2011年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案,中国当时每年生产360亿支圆珠笔,但90%的笔头、80%的墨水需要进口。
于是,就在2011年,科技部推出“制笔业关键技术研发”项目,三家龙头企业各自领一个方向进行研发。
当时有新闻报道称:
实际上,不仅仅是文具业有尴尬的‘圆珠笔现象’,在我国的手机制造业、小家电制造业、汽车零部件制造业、服装设备制造和服装加工等众多领域,林志忆都存在着‘规模大、利润附加值低、缺乏核心技术、只赚取微薄加工费’的状况,‘大而不强’成为许多竞争性行业的真实写照……在这种背景下,针对‘圆珠笔现象’的科技攻关之路就有着较为典型的借鉴和示范意义。国家科技部立项,国家及相关企业3年投入1.8亿元对小小一支圆珠笔搞科技攻关,力图破解令人尴尬的‘圆珠笔现象’,推动中国制笔业掌握核心技术。这种模式能否‘复制’到其他产业中?值得思索和探讨。
要攻坚的技术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易削不锈钢,这是一种特殊钢材,基本靠从日本和德国进口。
要造高端的圆珠笔(主要是俗称为中性笔的产品)必须得用进口钢司雯嘉。圆珠笔龙头企业贝发集团领了“笔头制备用材料生产”项目,并且整合了包括天津大学、温州大学等高校以及太原钢铁有限公司研究所等8家单位进行共同研发。
但后来有消息称,研发虽然于2015年成功,但生产成本非常高,无法量产。因此,才有了2016年的“圆珠笔之问”。
也正因为李总理的“圆珠笔之问”,才使得人们关注小小的圆珠笔。
年产圆珠笔400亿支的超级制笔大国,居然造不出笔头?原来,笔头和墨水是圆珠笔的关键,其中笔头分为笔尖上的球珠和球座体。
目前,直径0.5-1.0毫米的碳化钨球珠在国内外应用最为广泛,中国不但能自给自足,还能大量出口。
但直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傅仪眼镜。
国内的不锈钢线材无法适用,日本的易切削不锈钢线材最被市场认可。与此同时,与之相匹配的墨水也要从德国、日本等国家进口。
既是技术因素,也是市场因素
小小笔头,技术含量很高,需要二十多道工序。笔头里面有不同高度的台阶和五条引导墨水的沟槽,加工精度都要达到千分之一毫米量级。
笔头最顶端的地方,厚度仅有0.3-0.4毫米。极高的加工精度,对不锈钢原材料提出了极高的性能要求,既要容易切削,加工时还不能开裂。
客观来说,这确实是个技术难题。
太钢集团足足研发了五年,在经历过李总理的“圆珠笔之问”后,直到2016年9月,才研发出切削性好、直径2.3毫米的不锈钢。
不过,也有行内人指出,研究出可用的不锈钢线材,还只是第一步虫师续章,不代表中国制造就胜利了。
因为,还得加工呢。找了找这一年多来的资料,似乎没有后续。
除了是技术难题外,中国长时间无法独立制造圆珠笔笔头,还涉及供给问题。
有专业人士曾说:“相对于钢铁产业,制笔是个体量很小的行业。一家钢铁厂一天的产量,可能就够制笔行业消化一年。对钢厂而言,这点利润微不足道,它没有动力去搞研发生产,制笔企业也没有足够力量去独立研发,因而依赖进口。”
换言之,钢厂不会折腾这种技术难度和利润不成正比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对于大多数在价格战中难以脱身的低端笔厂来说,他们甚至不需要高端材料,因为他们只需要走低价路线,并不需要产品真的好用。
相比之下,日本却能在易切削线钢这个高端小众的领域下功夫。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种钢材除了用于圆珠笔,还会用于汽车工业。虽然整体产量很低(日本年产量也仅仅是一百多万吨,在钢铁产业中的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技术含量高,需要大企业的研发部门和制作部门才能胜任。
也就是说,日本相关企业是将之作为一个单独的细分市场来做的。毕竟,日本钢企竞争激烈,迫使钢企去寻找大大小小的“蓝海”。
其实日本经验,如今的中国恰恰可以利用。
因为中国也正面临钢铁产量过剩的局面,去产能成为必然。钢企需要寻找蓝海,只能转型,只能在个性化上下功夫北北的夏。
像圆珠笔笔头这种空白领域,终究会成为一些钢企预期的增长点。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华章财经立场!)
34

« 木床价格中国的酒桌文化,官场与非官场之间、和不同领域的官场之间的差异-正式文件

周正武龙泉刀剑官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