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斯 / 全部文章 / 正文

沭阳吧中国穿裙子“裸捐”的先生-岩峤地标

by admin on 2019-03-26

中国穿裙子“裸捐”的先生-岩峤地标

叶嘉莹
中国一位
“裸捐1857万”
穿裙子的先生

提起叶嘉莹先生,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朗读者》那个气质卓越,文采斐然,连主持人董卿都亲切的称一声“先生”的老人。
前些天,在朋友圈刷屏崔永元轰炮冯小刚,带起娱乐圈一池风雨的时候,94岁高龄的叶嘉莹先生又做了一件令人动容的事情:她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给了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赠1857万元。
浮和沉,名与利,都不是她追寻的东西。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年轻人开一扇门,将美好的吟诵传承下去。
她才是值得我们一生追寻的“真正的明星”!
叶嘉莹,号迦陵,满族。父叶廷元,字舜庸,幼承家学,熟读古籍,工于书法千秋英烈传,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文系,先任职于航空署,从事译介西方航空著作,后进入中国航空公司,任人事科长等职。母李玉洁,字立方,自幼受良好家庭教育,曾任教于一所女子职业学校,婚后辞去教职,侍奉翁姑,相夫理家逛丢。父母育有一女二子,叶嘉莹为长女。叶嘉莹为加拿大籍中国古典文学创作、教学、研究专家赛车小子,教师、文学家、作家,代表作品《迦陵论词丛稿》,《中国古典诗歌评论集》,《迦陵论诗丛稿》。现为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并受聘于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
01岁:——●1924年7月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那一年,林徽因21岁,萧红13岁,张爱玲3岁……在那个民国时期战火纷飞的年代,她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跻身这些传奇女子之列。叶嘉莹的童年没有玩伴乐尚网,只有诗词。
03岁:——●父母就开始教叶嘉莹背诵古诗,认识汉字。
06岁:——●叶嘉莹就随家庭教师读《论语》。
09岁:——●考入笃志小学。
10岁:——●以同等学历考入北平市立二女中。
17岁:——●叶嘉莹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专攻古典文学专业阳光体育之歌。时值抗战,北平被日本占领已有将近4年之久。她的父亲已因“七七事变”随国民政府西迁,与家中断绝了音信。同年9月,

其母因腹中长了一颗肿瘤,去天津住院开刀,最终因为血液感染,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不幸离世。悲痛欲绝的她写下八首《哭母诗》,字字泣血!其中有一句,每每读来都为之悲痛:
瞻依犹是旧容颜,唤母千回总不还。
凄绝临棺无一语,漫将修短破天悭。
她比一般人提早感受到了生命无常,死生隔离的痛苦,叶嘉莹只能在诗歌中聊以慰藉。叶嘉莹便与伯父、伯母及两个幼弟一同生活。沦陷区中,生活艰苦,幸而一应家务尚有伯母操持,叶嘉莹在读书方面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在丧母的悲痛中,叶嘉莹反而写作了大量的诗词。叶嘉莹从师于古典诗词名家顾随教授,并深得顾随教授的赏识。
21岁:——●叶嘉莹毕业于辅仁大学国文系,开始了叶嘉莹的教学生涯。叶嘉莹以她出色的才华,同时被三所中学聘为国文教师,深受学生的爱戴。叶嘉莹在北平一所中学教书时,因为贫穷,到了冬天就穿一件厚厚的棉衣管文君,棉衣破了一个窟窿,棉花就露在外面,叶嘉莹整个冬天就穿着这件棉衣去上课。后来,一个叫赵钟荪的年轻国民党海军走近她的人生。对于默默忍受生活苦痛的叶嘉莹来说,赵钟荪便是她生活的庇护,也让她的人生增添了更多的苦痛张宪华。

24岁:——●叶嘉莹结婚。
25岁:——●随丈夫迁居台湾。12月10日,成都机场一片漆黑。数架飞机黑铁般排在机场,有几架飞机强行起飞,当场坠落。国民党最高领袖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坐在飞机里,面如死灰,不发一言。半个多小时后,他的飞机在黑暗中起飞,飞向了海峡的另一端。从此,中国便被一湾海峡隔开,波分两岸,这是中国的命运,也是当时无数中国家庭的命运。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叶嘉莹跟随丈夫漂洋过海。当时,对于胡适、梅贻琦、傅斯年这样的大知识分子来说,尚能全身而退杨小邪全集。而对于叶嘉莹这样的中学教员,则只能浮沉孤岛、无依无靠。

26岁:——●台湾当局高压政策,丈夫赵钟荪被抓。那时无能为力造句,大女儿刚刚出生4个月。丈夫一走就是三年,音讯全无。叶嘉莹带着女儿到高雄亲戚家避难,亲戚家人多,她和女儿就在走廊上打地铺睡觉。因为自尊,叶嘉莹怕被别人嘲笑境遇,天不亮就会起床,小心翼翼把席子收好。后来,带着吃奶的女儿逃难到了台南,靠教书维持生计。白天,她带着女儿教书。一间大教室里,女儿坐在最后一排。课上到一半,女儿就会突然喊:“妈妈,我要尿尿重生之赛迦。”晚上,就牵挂丈夫,也不知丈夫是死是活,只能深夜落泪。有一回,起台风,宿舍失火。叶嘉莹抱着女儿,躲在床下。那一年,她27岁,生活已是饱经患难,给她的只有无可奈何,但也给了她许多命运色彩。就像她诗中所说:“剩抚怀中女,深宵忍泪吞。”
29岁:——●丈夫终于被无罪释放。叶嘉莹以为自己苦等的是希望,结果等待她的却是更大的失望。三年的牢狱生活,已经摧毁了赵钟荪,他性情变得乖张、暴躁。叶嘉莹生下二女儿。丈夫赵钟荪看了一眼“又是女儿”,转身头也不回走了。叶嘉莹只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圣诞节,叶嘉莹买回圣诞树。不知为何,赵钟荪对着圣诞树发脾气,把圣诞树打翻。然后又冲进院子,剪光院子里的茶树叶子。叶嘉莹忍了,因为生活的变故,也同样摧残了他的人生,他也是生活的受害者。
尘世中顺心的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失魂落魄的人。那段时间,叶嘉莹极度压抑,她小心翼翼,生怕触到赵钟荪的哪个按钮,因为他随时都会爆炸。夜里森本慎太郎,叶嘉莹总梦到自己不断往水底下沉,她压抑到无法呼吸。最后还是诗词拯救了叶嘉莹。晚上,叶嘉莹翻书,看到王安石的一首诗:“众生造众恶,亦有一机抽。”这句诗对叶嘉莹来说,犹如当头棒喝。万物都有自己的恶,就像瓦虽然砸到你了,但你不要怪他,他自己也碎了,他不是自己想掉下来的。既然改变不了丈夫,那么不如选择原谅,然后过好自己的人生。从此,叶嘉莹醉心研究诗词,而丈夫的无理取闹,则变得无足轻重了。
后来有人问叶嘉莹:“您从未体会过爱情的滋味吗?”叶嘉莹摇头回答说:“从没有过。”她的女儿赵言慧却说:“我母亲一辈子都在和古诗词谈恋爱。”

命运虽然给了叶嘉莹足够多的无可奈何,但也同样给了她更多的人生悲怆。前者蹂躏她的生活,后者给了她更多的通悟。因为专心研究诗词,叶嘉莹越讲越出名,最后台湾大学、辅仁大学、淡江大学同时邀请她去讲课。在她课上,叶嘉莹常穿一身干净的素色旗袍,带着学生在诗词世界里漫游徜徉,感受唐风宋韵。行过之处,也总是有情有义。叶嘉莹讲诗词和别人不同,她的诗词是“唱”出来的。在她一声声吟唱中,杜甫是个“站在笼中展翅起舞”的爱国诗人,陶渊明则是一朵飘在天空的兼具“真”与“妙”的云,苏东坡最大的“标签”也不是豪放,而是豪放粗犷下藏着的幽咽怨断。
从五十年代初任台湾大学专职教授,其后又被淡江大学、辅仁大学聘为兼职教授。培养了一大批中国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学专业人才,如今已经成长为遍布欧美大陆以及港澳台地区著名专家、教授。此间,还有一批欧美学生,从师于叶嘉莹,如今已成长为汉学专家。60年代,叶嘉莹应邀担任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客座教授。
42岁:——●叶嘉莹被台湾大学赴派往美国讲学,先后任美国密西根大学、哈佛大学客座教授。生命不过是一粒微尘,比微尘还容易被风吹落到一个生地方的,叫做命运。叶嘉莹带着全家人去了,到了美国,校长对她说:“你必须用英文讲课。”用英语讲述中国古典诗词,这实在太艰难了。为了生计,叶嘉莹就半夜两点学英语,第二天,就用蹩脚的英语去给美国的学生讲诗词。这样每天上课,开讲座,做研究,不知不觉又是十年。在这期间,两个女儿都已结婚,而自己也不知不觉到了50多岁,人生也走了一大半的路程。嘉莹教学与研究领域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叶嘉莹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用英语讲授中国古典诗词的中国学者之一,叶嘉莹一边孕育桃李,一边与哈佛大学亚洲系主任海陶伟先生合作从事研究工作,出席了一些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如今这些成果已被哈佛大学出版。这一时期,由于中国大陆与西方世界的长期隔绝,叶嘉莹的教学研究活动,为中国文化在西方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其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45岁:——●定居加拿大温哥华,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
50岁:——●叶嘉莹终于盼到了重回祖国大陆的时刻,将近三十年的分别,叶嘉莹再次踏上了多少次只在梦中出现的故乡土地。沭阳吧叶嘉莹一口气写了1878字的长诗《祖国行》:“卅年离家几万里,思乡情在无时已,一朝天外赋归来,眼流涕泪心狂喜……”
52岁:——●叶嘉莹趁开会的机会刚刚去多伦多看望了结婚3年的大女儿和女婿,然后又飞至美国费城的小女儿处,只是数天之隔,叶嘉莹就接到了大女儿夫妇因车祸遇难的噩耗。这犹如晴天霹雳,白发人送黑发人。一瞬间,命运将叶嘉莹彻底击垮。处理完女儿和女婿的丧事后,她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10天闭门不出,谁也不见。那段时间,她不止一次,想到自杀,她想到各种痛苦最少的自杀方式。
诗词又一次解救了她,这10天里,她含泪写下10首《哭女诗》。痛哭吾儿躬自悼,一生劳瘁竟何为。谁知百劫余生日,更哭明珠掌上珍。万盼千期一旦空,殷勤抚养付飘风。回首襁褓怀中日,二十七年一梦中。
今天,我们读许多叶嘉莹的诗,会觉得她的诗美,其实在这些美的背后,都是她用自己的忧愁和苦难织出来的。
十天之后,叶嘉莹强撑着重新站上讲台,继续教外国学生们诗词。那段时间讲课凌月仙姬,叶嘉莹都是左手拿课本,右手撑在讲台上。她教学生杜甫诗,当读到“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一句时,她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小声啜泣起来。回家后,叶嘉莹对丈夫说:“我要回国,我要把自己一生交给诗词。”
人的一生,其实就是一场回归故土的长途跋涉。叶嘉莹的一生,一直漂泊在风中。从大陆逃亡台湾,又从台湾漂泊海外。
这一生,命运待她从来不公——少年丧母;中年婚姻不幸,辗转避难,一肚子苦水;到了晚年,又痛失爱女。叶嘉莹说:“写诗时的感情,自然是悲痛的,但诗歌之为物确实奇妙,那就是诗歌的写作,也可以使悲痛的感情得到一种抒发和缓解。但整个心情仍然是悲苦而自哀的。”
53岁:——●叶嘉莹再次回国,叶嘉莹走遍了祖国从南到北的山山水水,当叶嘉莹听到导游也在一首首地背唐诗时,叶嘉莹心中的诗情再次掀起了波澜,叶嘉莹深深地感到祖国的诗根仍在,诗歌不死。
“我一生中做过的唯一一次主动选择,就是回到祖国教书。”
叶嘉莹曾写过一首《浣溪沙》,词中说:“莲实有心应不死,人生易老梦偏痴。千春犹待发华滋。”
中国恢复高考,她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当看到火车上的年轻人在捧读《唐诗三百首》时,她觉得尽管这个民族历尽劫难,但诗歌的灵魂不死。回到祖国,叶嘉莹受到了热烈欢迎。初回到南开,她讲课时台阶上、窗户上都坐着学生,她得从教室门口曲曲折折地绕,才能走上讲台。叶嘉莹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学生听到不肯下课,直到熄灯号响起。姜柔

52岁:——●叶嘉莹向中国政府提出申请回国讲学,1年后得到批准。开始了每年利用假期回国讲学的忙碌生涯九章算法。二十多年来,叶嘉莹应邀到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四川大学、云南大学、湖北大学、湘潭大学、武汉大学、辽宁大学、辽宁师范大学、黑龙江大学、兰州大学,新疆大学等几十所大学讲学,同时叶嘉莹应社会各团体的邀请,举行了数次颇有影响的古典诗词专题讲演。叶嘉莹的讲演,受到了从七、八十岁的学者到十七、八岁的青年学子的广泛欢迎和赞许。
53岁:——●当她坐上返回祖国大陆的飞机时,从1948年阔别故土,也整整过去了31年。岁月从来不曾饶恕过她,她也一样,从来不曾饶恕岁月。命运不止一次捉弄她,可她也从来不曾对命运胆怯过吾当道。叶先生第一次到天津,南开大学师生在车站迎接。南开大学正式邀请叶嘉莹讲课。叶嘉莹第一次讲课,教室里坐满人,教室外的阶梯上,也坐满了慕名来听课的学生,窗户上趴着的都是人。她站在讲台上开始讲,速度极快,滔滔滚滚。叶嘉莹念诗时仿照古法,把入声读成仄声,曲折婉转,有音乐之美。讲到动情处,一手虚握拳,逆时针向外缓缓旋动,似乎轻执书卷,又像在启人向学。
很多学生说,听叶嘉莹的课,就是一次纯粹享受。在她的课堂,除南开本校学生,常坐满其他学校的旁听生。
大学老师徐晓莉当年是天津师范大学的学生,为了旁听叶嘉莹的课,一有空就往南开大学跑。
她回忆第一次听叶嘉莹讲课:“叶先生往讲台上一站,从声音到手势、体态,都让人耳目一新。没有见过,美啊。”听了叶嘉莹的几堂课,徐晓莉爱上了古典诗词,后来她说:“我的人生就这样开始改变了。”除了在南开上课,叶嘉莹还去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四川大学、兰州大学、云南大学、黑龙江大学、新疆大学等处讲学。
也是从那时起,叶嘉莹开始像候鸟般“迁徙”讲学,一年中,她一半时间在中国教书、开讲座,另一半时间在加拿大做研究。后半生,叶嘉莹自己都不知道坐过多少次飞机,讲过多少堂课,教过多少名学生。
56岁:——●叶嘉莹曾将整整8册笔记交给顾随先生之女、河北大学中文系教授顾之京,并协助顾之京整理成七万字的《驮庵诗话》,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顾随全集》;又于2005年,将剩余的全部笔记交由顾之京,整理为《顾随诗词讲记》一册,2006年3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65岁:——●退休后,叶嘉莹先生每年用整整一个学期樊韵儿,在国内讲学。其余时间则活跃在加拿大、美国及港,澳、台等地的古典诗词讲坛上。
66岁:——●叶嘉莹当选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南开大学藤维藻、母国光二位校长亲自主持大会,祝贺叶嘉莹荣获这一荣誉。
67岁:——●创办比较文学研究所,后更名为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任所长和博士生导师。并为研究所捐出退休金的半数(10万美金),设立“驼庵奖学金”和“永言学术活动基金”。
72岁:——●叶嘉莹在海外募得蔡章阁先生所捐助资金,修建研究所办公大楼,并将研究所更名为“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
73岁:——●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迦陵文集》十卷,2000年台湾桂冠图书公司又出版了《叶嘉莹作品集》二十四卷。
74岁:——●叶嘉莹上书江泽民主席,呼吁国家领导人,倡导幼少年学习诵读古典诗词,以提高国民素质。江主席很快做出批示,教育部已经组织专家编辑出版了《古典诗词诵读精华》,供中学教学之用何佩嵘。叶嘉莹先生长期在西方教学工作,叶嘉莹有机会阅读了不少西方文艺理论著作,与西方学者的交流, 更推动了叶嘉莹在这一领域的深入,将西方文艺理论引入中国古典诗词研究是叶嘉莹先生对中国古典诗词研究的重要贡献。叶嘉莹先生结合西方文论中的阐释学、符号学和接受美学等理论对中国传统词学不断反思,将词分成了歌词之词、诗化之词、赋化之词三大类别。这三类不同风格的词,同样具有一种属于词体之美感特质,叶嘉莹对于这种美感特质在词体的演进中,对于歌词之词、诗化之词及赋化之词不同体式的词作中的影响和作用,做了推源溯流的说明。
75岁:——●国庆期间,叶嘉莹还荣幸的受到国务院邀请,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建国50周年国庆宴会和国庆大典。
人的生命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解决温饱,让家人感到温暖。第二个层次:做能做的事,让自己人生有意思;第三个层次:做有价值的事,让生命变得有意义。叶嘉莹先生活到了第三个层次。
八十多岁高龄,本该在家含饴弄孙。而叶嘉莹却只身一人,八方皆讲堂。只要她站上讲台,总是精神奕奕。

有学生在南开听过叶嘉莹讲课:“叶老师穿一身紫色开襟长衫站上讲台,婉拒了学生递来的椅子。92岁的老人,讲起诗词来,全程没有任何停顿,没喝一口水,没弓一秒背。一口气讲了长达90分钟的两堂课。”
大学时,我也有幸听过叶先生的公开课,老人神采飞扬,吐字清晰有力,语调昂扬铿锵。当她旁若无人,完全沉入到词境里,那一刻,我甚至分不清她是现代人还是古人,也觉得这位先生从未老过。
教书73年,叶嘉莹每天凌晨2点半上床睡觉,6点半准时起床看书。很多人看叶嘉莹,都很心疼,说叶先生应该歇一歇了,安度晚年。叶先生只说了一句:“中国古典诗词,这么好的东西不讲,我上对不起古人,下对不起青年。”
88岁:——●6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90岁:——●5月8日,国务院原总理温家宝向著名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专家、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叶嘉莹发来贺信,对将于5月10日至12日在南开大学举行的“叶嘉莹教授九十华诞暨中华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表示祝贺。温家宝在贺信中说,先生从事教育事业近七十年,培养了一大批中国传统文化和古典文学的人才,深受学生爱戴,可谓桃李满天下。七十年来,先生一边孕育桃李,一边从事研究,为传播中国文化作出重要贡献。
91岁:——●10月18日,阿尔伯塔大学授予叶嘉莹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叶嘉莹先生终于飞不动了,她决定定居南开大学。
有天晚上,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这一跤,摔断了锁骨,只好请了几天保姆,让她收拾房子,而做饭还是亲力亲为。鲁豫有次去叶嘉莹的住处看望,一进门,就呆住了:卧室里堆满各种书籍,冰箱里只有一点绿叶蔬菜和几罐腐乳。她的午饭是清水煮几片菜叶,蒸几个馒头,一顿饭就过去了。鲁豫感叹:“我实在想象不到这是一个90多岁老人的生活状态,老实说,如果是我,我做不到。”
92岁:——●3月21日,华人盛典组委会公布叶嘉莹获得2015-2016年度“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

93岁:——●6月24日,叶嘉莹先生的新书《独陪明月看荷花》在南开大学首发。
94岁:——●4月,入选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的外国专家名单。6月3日,叶嘉莹先生将自己的全部1857万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她希望自己在世的一天,中国诗词传统能一直传承下去。很多人说她一生没有什么故事,其实诗词就是她全部的故事。她还是中国最后一个穿裙子“裸捐1857万”的先生!!谨以此文献给叶先生,祝她健康长寿。

23

« 斯蒂斯我就这么走进了梨花女大...-信天翁留学

生小孩祝福语中央电视台来三门峡取景拍摄《中华兵道》-三门峡生活网 »